「我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因為她的事情而難過了。我以為我已經把自己變得很堅強。我以為我可以坦然地面對她跟別的男生曖昧,可是當我從朋友口中聽見他們已經公開再一起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一塊,應該說是一大塊,崩解了。」他說,情緒有點激動,顫抖著手打開棕梠糖罐,不拿木匙就直接倒入杯中。

 

「或許,心中那一部分你,以為自己還有機會。但是當他們真正在一起的時候,你終於開始瞭解到,原來她的幸福,早就與你無關[1]。」

 

「可是我卻一直把自己的幸福,與她牽連起來。並且試著說服自己,我過得很好,不需要她的關心照料。」

 

如果你真的很愛一個人,卻在不情願中離開他(被動分手),你會需要許多調適,而且,反覆是必然的。

 

「我曾一邊大哭、也一邊笑自己好傻。吃吐司、喝白開水,卻一直吐。我沒辦法想像一個曾經這麼愛我、說要陪我走到最後的人,真實的面目竟然是這麼地醜陋自私。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們可以有一個未來,只是在一次次的閃躲、逃避中,我放棄了追問、放棄了討論,飲鴆止渴似地,走過一天算一天。」

一般來說,分手後我們會面臨認知、情緒、行為、與生理上的失落(Loss)[2]。這些失落沒有對錯,只是一種讓自己離開對方的方式。許多人會透過大吃、聽音樂、喝酒、跟朋友說、瘋狂投入工作、甚至找新對象來讓自己好過一些。可是等到做盡一切之後會發現,對方根本沒有真正離開自己。

每當看見對方的新動態、跟誰又去哪裡吃了好吃的東西、聽說對方的消息,還是會在意,還是會,難過。

 

我曾經以為是寂寞包圍了我,可是後來我發現,是自己佔據了寂寞。我以為再讓自己難過一些,就可以留在這段關係裡面久一點。可是,真正的情況是,留在這當中越久,我只是越走不出來而已。想到以前說好的幸福,都已經變成了陌路,我就越難再跨出任何一步……。」

 

有一天,你終於開始不哭了,不再為他的動態不吃不喝了,不再需要走長長的路去散心了,你以為自己回到原先的生活軌道,以為已經可以接受沒有他的擁抱,以為,自己已經好了。

 

但,偶然又聽見他的消息,原先以為已平靜的湖水,便再起漣漪。

 

你才發現,原來你,從來沒有真正地好過,他也未曾真正離開過。你只是把這份失落藏在心底的一個黑箱裡,等待時間過去。

 

因為行為的調適總是相對地容易,但認知與情緒卻仍隨著時間擺盪不停,變得隱性。

然後你發現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睡好了、偶爾會沒來由地悲傷、那些曾經讓你開心的事,現在都變得麻木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我問心理師小D

認識悲傷,尋求協助。感受並觀察在每次的失落裡,你的樣子與狀態。不要去否認、不要逼自己遺忘、因為所有的禁止都只會讓你更焦慮自責。下一次你再想起他,就好好地想,不要責怪自己,並找信任的人陪伴。如果你未曾好好的悲傷過,悲傷就會在你脆弱的時候浮出來攻擊你。」

認識悲傷,是一段持續的旅途,跌跌撞撞是過程、反反覆覆是經歷。

走得急,並不會比較早離開痛苦,將自己滯留,也無法喚回對方的手

不如一點一點地,從悲傷中,認識自己,看見自己原來還有很多的關懷與朋友。

或許你會發現,縱使是在失去與遺憾中,你依然擁有斑斕的天空。

[1] 肆一。<那些再與你無關的幸福>

 

[2]郭燕黛. (2008). 被動分手者愛情分手經驗之失落反應與調適歷程研究. (碩士 未發表之碩士論文), 國立台南大學, 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