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說失戀會變瘦,結果我居然胖了五公斤。」Jenny說,。
「那是因為你是用”吃”來coping吧?」我說。

羅素與約翰在<一個人的愛晴療癒>中指出,我們在分手後所產生的不平衡能量,可能透過幾種方式來抒發:

1.大吃大喝
2.買東西
3.喝酒或嗑藥
4.大生氣
5.運動
6.幻想(電影、電視、看書、網路)
7.孤立自己
8.性
9.瘋狂工作,保持忙碌

可是這些,都不能使一個人,真正變得更好、更健康。
「我們真正需要做的,是面對那些悲傷。好好悲傷,才能好好成長。」心理師小D說。
「那在悲傷之後呢?」我接著問。
「如果你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就找一個人好好愛吧。不過在那之前,先好好愛自己。不為什麼,不為別人,不為你的舊情人,就為了你自己,好好愛一遍。」
「可是,難道不會怕再度失去嗎?」我說完,馬上就後悔了,因為我突然想到Lily說的話:只有愛才能夠療癒愛(雖然Lily說是尼采說的)。

 

「嘿,你知道嗎,長期悲傷和怨恨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它會讓你變醜、變老、變得難以相處。到時候,你既無法挽回以前的感情,也錯失了很多新的機會。」 心理師毛毛兔分享了她以前的照片給我,接著說。

「這是兩年多前的我,和現在差不多重。但是,看起來很糟。體重並不是唯一讓你美的東西,心境才是。那時我失戀,前男友說我穿長裙太老氣、說我笑起來不夠淑女、說我不像他前女友一般替他著想,說了很多很多。於是我開始不穿長裙、不笑、不說話。可是這並沒有讓他回來。相反地,他永遠地消失了,而我一直不快樂。」她說,把照片翻轉了一圈。

「不過我很幸運。遇上了很愛我的人。他不很帥,也不很有錢,神經還很大條。但是他能看見我的好,光是這點,就已經打敗一群人了。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甚至不在一起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是被愛著的。原來這麼多年,我都沒有發現他靜靜地守著我。我整理照片,看到這幾年來自己的改變,都嚇了一跳。體重沒變,身材也差不多,但是卻幸福很多。」

我看見照片中的她,和兩年前比起來真的不一樣。一樣的香港,一樣的日本,一樣的棕梠樹,一樣都在笑,甚至連體型、體重都沒變,但不知為什麼,美了非常多,像是陽光住進身體一樣。
如果你因為一次的傷痛就不敢再愛,那麼你永遠沒有機會,見到自己最美的樣子。」我腦中響起社工師濛濛的話,在心裡默默地點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