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為什麼我們看到的許多研究,都是在討論同性戀和異性戀有很多地方都是一樣的?難到沒有不一樣的地方嗎?」我曾經在一堂性別和課堂上提到這個問題。

「你也可以想想,為什麼有這麼多研究努力的要去證明同性戀和異性戀是一樣的?正因為他們並沒有被受到平等的對待,所以才要透過研究、數據來證明同性異性戀沒有不同。」一個老師回答。

「不過實際上的情況是,同性戀裡面也有很多的差異,甚至我們可能不能夠單純的只用同性戀和異性戀來區分。如果真的要說的話,有那兩段感情是一樣的呢?異性戀也是吧?」另外一個同學回答,我覺得很有道理。

在「我們都一樣」背後的事

這些日子閱讀到這幾篇回顧,突然可以理解為什麼一些文獻比較少去談差異的部分,因為的確真的容易被有心人士引用拿來當作反同性婚姻合法的依據——僅管那可能不是作者原意。

我相信,「了解」是兩個對立團體可以和平共存的開始,我自己也在最近的閱讀當中才了解這些我原先不甚熟悉的事情。

以伴侶相處與諮商來說,「非異性戀」族群要考量更多異性戀不需要考量的問題,在這篇文章中我將會整理《Handbook of LGBT-affirmative couple and family therapy》中男同性戀、女同性戀與雙性戀的介紹與諮商方法,提供給對多元性別諮商有興趣的夥伴與助人工作者做參考。

開始囉!

男同志伴侶治療Gay male couple therapy by

Gil Tunnell指出「男同志伴侶治療」治療的並不是「男同志」,而是「伴侶」。事實上,所有的伴侶都可以進行伴侶治療,尋求諮商師的協助,三人(你、你的伴侶、諮商師)一起討論關係中的重要的議題,例如分手、結婚、劈腿、關係中權力的不平均等等。

男同志伴侶當中的特殊議題

雖然許多研究指出同性戀和異性戀相同比相異的地方多,不過還是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長年在做同志伴侶諮商的Tunnell (2012)列舉3點如下:

  1. 男同志的關係並不一定是一對一的好喔其實異性戀的關係當中也是如此只是有些人不說而已XD)。對於異性戀來說,結婚是一種界線的宣告,但對於男同志來說,他們勢必得要去討論他們想要的是「一對一」的關係,還是「多重性伴侶」關係(但這並不代表)?一項研究指出,多重性伴侶和單一伴侶的關係滿意度並沒有顯著差異。但不可諱言的,當我們需要有更多的情感連結的時候,長期關係可以提供比較多的支持。
  2. 「異性戀伴侶吵架時,通常最後男生會閉嘴;但男同吵架時因為讓步很丟臉,所以會持續fighting 。」
  3. 男性比女性更難表達自己的情緒,尤其是在對父母長年掩蓋感情狀態的情況下,很容易發展出一個「假我」(false self)。然而,親密關係是很仰賴情緒表達,當我們願意在一段感情裡面願意表達自己的情緒,這段關係也會變得比較安全,而那些感受不到安全感的關係,往往也會有劈腿或不忠。

雖然,作者列出這些差別,主要是想談在和同性伴侶工作的時候,不可以只用異性戀的觀點切入,而應該要考慮到一些他們會遇到的特殊問題,不過內心還是有一個問號 :這些是真的嗎?

男同志伴侶會遇到的狀況當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跟伴侶建立情感連結。他們常常經歷關係不確定性(relational ambiguity),其實就是一種沒有預期的雙重障礙,一方面不確定是否要跟這個人一直在一起,另外一方面沒有合法性不論是經濟、照顧或是其他重要的議題上,都不一定有所保障。整體來說,他們會一直面臨「這段感情能夠維持很長嗎」的挑戰(long haul)

以依戀理論為基礎的治療框架

那麼治療時要如何協助同志伴侶的情感連結呢?根據這個模型,提出三個階段的策略:

  • 階段一:參與(joining)。贊同通知伴侶並且問他們一些問題,表達對他們的理解和支持。
  • 階段二:付諸行動(enactment)。讓他們可以在治療空間當中直接和伴侶討論說話,治療師階級觀察他們互補性的互動(如一個追一個跑)
  • 階段三:去除平衡(unbalancing)。治療師嘗試去挑戰這個平衡。

在典型的家族治療理論當中,「挑戰」(challenging)是一個很重要的策略,沒有挑戰就沒有改變,然而Tunnell透過單面鏡觀察挑戰的效果卻發現,大部分的時候治療師的挑戰引起的是個案的阻抗。尤其是同事伴侶,他們對於自己的感情有些時候就已經感到很羞愧了(好吧如果你是家族治療的信徒,你會說這裡的挑戰是「溫柔的挑戰」,不過作者認為這只是理論上用詞的不同,實際上做的事情是一樣的),這個時候再挑戰他們,恐怕並沒有辦法改善這段關係。

這就是為什麼Fosha(2000)要提出「加速體驗動態心理治療」(accelerated experiential dynamic psychotherapy),透過治療師和個案的關係,協助他們去揭露那些自己沒有看到的情緒(根本EFT不是嗎,我書讀少別騙我)。這個房子是製造出一個安全的空間,讓大家可以解除自己的核心情緒,不論是身體的,眼淚、感受等等,然後讓當事人盡量降低防衛(defense)

等等,為什麼要跟重要的人隱藏情緒呢ˉ?當你覺得你真實的情緒表露出來,不但沒有辦法讓兩個人感情更好,更可能損傷到彼此的關係的時候,你可能就會選擇隱藏,這就是傳說當中的情感恐懼(affect phobia, McCullough,1997)

當這些男同志小時候自己的狀況都很怕被父母知道,他呈現真實的自己關係會妥協,他們就傾向把真實的自己(try selves)藏起來,不要向其他人公開(open up),包括他最親近的伴侶。

所以,對於治療師來說,讓一對情侶關係可以變得更好,心中必須先設立好兩個目標:

  1. 讓兩個人的依戀連結可以變得更為穩固、安全
  2. 為了達到第一個目的,必須在衝突情境當中讓兩個人共同經歷很深的情緒連結。

當我們願意對自己溫柔的時候,願意解除自己的情緒的時候,也可以對這段關係更為溫柔——這句看起來很文青的話,其實有個bug。一段關係並不是光靠一個人努力就可以的,所以常常會發生的情況是,治療師在和一個個案工作的過程當中,讓他變得更安全一些,可是當他回去遇到他的伴侶的時候,很快就破功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進行伴侶治療。

如果王子和王子可以從此一直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就好了,問題是,們並不會24小時喜歡黏在對方旁邊,追求與他人的連結是我們的需求沒錯,但有些時候密會想要獨立自主、有自己的空間(人真的是很難搞的動物)(Angel,1951;bakan,1966)

作者在這裡有忍不住批評了一下家族治療,家族治療總是希望當事人能夠和家庭分化,通常那些「被認為有問題的人」(但其實不用這麼辛苦你知道嗎,老實說這兩個並不是互相矛盾的,如果你仔細看那些安全依然關係的爸爸和小孩,你會發現爸爸通常會扮演催化孩子玩遊戲的工作,在這樣的過程當中,爸爸鼓勵孩子去冒險,但同時也增加爸爸跟孩子之間的連結,這是一種相生而非相剋的關係。

整體來說,加速體驗式動態心理療法治療師Accelerated experiential dynamic psychotherapyAEDP要做到的事情有下面五個:

  • 在每時每刻跟隨著這對情侶的情緒(Tracking by moment to moment)
  • 在治療過程當中持續動態的調整,並且讓兩個人都能夠進入
  • 呈現衝突,以及讓當事人「感受」,並且解決衝突將與依戀有關的感受外化命名(例如,把「怎麼做都不對」這樣的心情命名為「無助感」)以便正視這個情緒
  • 通過後設處理(meta processing)協助當事人想像自己是一台攝影機然後讓伴侶的關係和依戀更為安全。

女同志伴侶治療Lesbian couple therapy

根據Colleen M Connolly 的說法,伴侶的發展可以分成四個階段:

  1. 認同管理:除了有些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女同志的人之外,大部分的都是透過和別人相處的過程,知道自己的定位。 出櫃與否和身心健康沒有關聯,不過出櫃這個決定一定會影響到他的生活環境,所以諮商師要做的是思考他如何去管理他的自我認同(在別人面前如何呈現自己),而不是去在意他要不要出櫃這件事。附帶一提一般來說,內化恐同的人,通常自尊比較低,孤單比較高。
  2. 認同的發展McCarn1996)指出拉的自我認同發展可以分為下面四個階段1)知道自己和別人不同2)索(3)深化/結晶化對自我認同的承諾4)認同的內化、合成。當一對伴侶的階段在不同的地方的時候,很可能會因此而產生爭執,或是互相同化調整要求對方把對方拉到自己這個階段來(Connolly 2005)。因為外在的壓力,拉情侶容易把一些小事件小衝突,當成沒有辦法解決的重大問題,雖然那只是認同發展階段轉換常見的現象所造成;有些人甚至到關係結束之後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到達了認同的轉折點。
  3. 親密感的能力
    親密是好的,但怎麼樣的親密是夠的,怎麼樣的親密又太多了?我新人可能會認為,當兩個人太靠近了,就會彼此吞噬,自我就消失了,但在一些拉伴侶當中,她們兩個人的融合不但不是不好的,還有可能是一種聯合起來對待外在壓力的方式(biaggio,coan 2002)我們可能會用異性戀的標準來去定義怎麼樣的親密是太多了,怎麼樣做其實是「不好的親密」,但實際上根本沒有兩段感情會是一樣的,所以比較好的做法是和拉情侶看怎麼樣做是「對的親密」。

異性戀的感情當中,我們都常常強調說應該要做自己,過你同性戀的關係是比較特別的,因為在你心的成長歷程當中,「人際關係」可以是他們定義自己的一個重要特徵, 換句話說,當產生衝突的時候,親密需求是可以放在自己需求前面。
Taylor(2002)指出,女性可能是用「溫柔或當朋友」取代「戰或逃」。「溫柔」指的是,一些餵養的行為增加安全和減少失落感,「當朋友」指的是在對方感到壓力的時候, 願意和他分享資源和責任,進而減少脆弱感(feeling of vulnerability)。其實,女性的成長過程當中,並不是獨立自主,而是尋求連結(Connolly,2005)

拉子情侶的韌性

由於承諾很婚姻在許多地方還沒有很明朗,所以在拉伴侶治療過程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做到兩件事,一個是增加他們關係的長度,另外一個是增加他們關係的滿意度(我說這不是廢話嗎)。

不過實際上,拉伴侶在許多地方其實是很有韌性的,例如他們比較容易團結一條心、親密、而且在性行為上面也比其他類型的情侶更為專一和排他。此外,他們在感情當中比其他類型的人更為平等、有彈性。(Binger2000)

在諮商實務上的影響

我們必須警覺到過去異性戀的價值觀、厭女症等等如何影響我們的治療,許多的啦情侶遇到問題都是外在的一些壓力如何影響到他們的關係,所以去關注到敵意的環境和他們當下關係的狀況之間的連結,是重要的。

Bryant(1994)的研究當中手機了1749對同性戀,其中有706對是拉情侶,研究者發現有75%的女性感覺到在社會上被「關係排擠」(relationship discrimination);有些學者也指出,社會壓力時的女性比男性更容易使用心理健康的服務(Bradford…1994),其中44%的啦伴侶找諮商師協助的是有關於戀愛的問題。

不過奇怪的是,雖然拉情侶比起其他類型的情侶在關係當中更滿意,但是他們卻比較不太可能在感情當中繼續長久的在一起(Blumstein 1983)。有可能是離開這段關係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和處罰比較小。

理論取向

從女性主義的角度切入,諮商師需要具有三個主要的技能,第一個是要有足夠的敏感度(sensibility),第二個要能夠肯定和促進拉情侶的韌性,最後一個是你必須能夠看到他們在社會當中遇到的困境、認同和形象的管理、兩難、以及其他的社會支持、社會壓力、不公平等等(Rostosky 2007)

在記錄和資料上,我們必須去發現她們和以往我們「以為」的那些應該不一樣的地方。例如,Kurdek(1994)大部分的伴侶都會把性愛和情感的親密、或者是關係當中的權力議題(power issue)當作最常爭論的主題,不過,拉情侶可能就不是這樣了。要去肯定她們和一般人不一樣的那些規則。

講了這麼多,女同志伴侶諮商的時候到底可以問什麼問題呢?作者也列出了幾個可以介入的問題給大家參考:

1.(諮商師或當事人)內在恐同的程度有多少?

2.他們如何自我認同以及如何去管理他們的這個認同?

3.在什麼情況下,這對伴侶會覺得安全而且自在?

4.他們的同志認同、文化的認同的關係是什麼?

4.他們在哪一個伴侶發展的階段?

5.對方是否滿足他理想伴侶的形象?

6.家裡面的人是否可以支持他們這段關係?

7.有其他的資源可以支持他們嗎,例如說朋友或者是同志社群?

8.他們的精神生活怎麼樣,有宗教信仰嗎?

在實際的治療過程當中,幫這些外在的壓力事件、失落、還有自己的處理能力明明是非常有效的方法之一,例如,研究發現,幫壓力源命名可以增加伴侶處理這個議題的信心也可以讓這段關係變得更為穩定(Slater,1995)。總之,我們必須讓伴侶了解到,關係當中的困難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會隨著這段關係的成熟而漸漸成長改變。

另外,我們必須在他們的情感連結、性生活、附屬關係當中取得一個長期的平衡。

/雙性戀伴侶治療

Affirmative bisexual couple therapy

Mary Bradford 

1.許多人恐懼雙性戀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害怕,而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有些人要等到結婚之後才表達自己是雙性戀,不過他們選擇了婚姻,做出的犧牲和奉獻。他們甚至不定會跟伴侶說自己的雙性戀傾向,那些真正把雙性戀當成的問題,往往是因為關係當中出現了危機。

2.有些雙性戀耶不把自己當成雙性戀,他們傾向把自己身為同性戀或者是異性戀的二分法。例如,一個長期覺得自己是女同性戀的人,找到他的社會支持、自我認同、卻在某次經驗當中愛上了異性戀的男生,這不但對於他的感情是一個風暴,對他有自我認同也是一個風暴,因為雙性戀吧比起同性戀所受到的威脅還更多。Klein 1985的研究就發現,性別是流動的,雖然後續的研究也有許多的討論和辯論,不過至少我們可以多了一個觀點是,能不能不要只是吧性別當作固定的兩端來看待。

3.肯證療法

了解多元性別在生活和感情上面的困境,並且能夠支持和同理他們的感受。其實諮商師做幾件事情

  • 協助他們覺察自己的認同狀況

  • 告訴他們這是很正常的狀態,並且討論平常大家都會怎麼樣因應

  • 帶他們去看著文化和社會給他們的壓力是什麼。

  • 增加他們的勇氣和力量去面對這些狀況。

  • 提供教育和資源,例如有一些書籍、網站、或者是支持團體可以協助。

雙性戀伴侶

雙性戀可能跟任何不同的組合在一起,兩個人都是雙性戀,雙性戀跟異性戀,或是雙性戀跟同性戀等等。更複雜區分可能是下面這幾種的組合:

生理性別*性別氣質*年齡(生活經驗或者是心理上的成熟度)*喜歡單偶、多偶、或者是連續單偶制⋯⋯

當然他們也可能因為一些其他異性戀伴侶都會遇到的問題來求助,無論如何諮商需要做的事情是,他們看見兩個有什麼不同、相同、對於事情的定義和看法。

看見不同和意義

當雙性戀的議題被標籤

(有些時候關係裡面的問題並不是因為你的性傾向,但是雙性戀這個詞就變成代罪羔羊的標籤,而且忽略了其他真正該總是討論的議題,例如背叛或者是原生家庭的影響等等)

當雙性戀變成焦點

由於我們社會對於異性戀的一個預設,再加上大家對於異性戀比較容易給予支持和肯定,雙性戀的伴侶就會覺得,對方總有一天會丟下自己,去找那個「更適合」他的異性戀。儘管當事人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或者是他清楚自己兩個都很愛,但還是有可能受到外在壓力的影響,甚至受到伴侶這個期待而變成自我驗證的預言。

雙性戀變成危機

失去安全感或非單偶

力量

治療

評估

評估是治療的第一步,當雙性戀是其中一個因子的時候,除了要問這段關係的歷史、力量、和壓力之外,也可以看看他們在哪一個雙性戀認同的發展階段。例如,如果他們還在一開始不相信的階段,可能會覺得很疑惑、不確定、覺得不安全,很怕這種關係會被威脅到。他們可能要有空間去表達自己的害怕、希望被伴侶支持的部分。

澄清

對於很多人來說,雙性戀似乎是魚與熊掌都可以兼得的一種性傾向,很多人都會預期他們可以同時喜歡上各種不同的人(然後因為這樣就覺得很不安),但雙性戀其實只是表達意見事情:對他們來說,「喜歡」這件事情,最重要的並不是性別男生或女生,而是這個人本身。有的人會覺得,雙性戀必須同時擁有兩種生理性別的情人才可以感到滿足,但他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其實我們應該要把多重伴侶和雙性戀分開,上面的描述比較接近多重伴侶的描述。

肯證雙性戀

對於雙性戀來說,他們很可能會比男同志或是女同志看完出軌的,因為他沒有辦法獲得任何人的認同。所以這個時候諮商師本身就是雙性戀,或是諮商師的認可是很重要的(Fox1995)

自我揭露

陪著個案去一起考量出櫃可能會遇到的風暴和如何因應。(說與不說的動機是什麼?背後的情緒是什麼,然後是不是有一些害怕? )諮商師可以去強調每個角色的處境和兩難,促進換位思考。

協商和討論

當然,還是要討論是否想要單一的伴侶這個議題,還有性行為、性病的預防等等。要開放成熟的討論並不容易,但最重要的是不要把這些議題都歸結到雙性戀這個標籤身上。

列出問題

伴侶的問題絕對不會只有雙性連這件事情,可能還會有承諾、劈腿、性行為等等的議題。除了釐清到底現在是什麼讓兩個人痛苦之外,也要協助當事人辨認在不同階段可以做的事情。例如,如果是標籤化,叫做前面的澄清,如果是這個雙性戀的身分已經真實的早晨危機,就要澄清這個危機是如何影響兩個人的情緒和行為。

在關係中的危機

雙性戀恐懼症,是非常明顯的,而且因為這樣,如果你是雙性戀,常常會隱瞞而不讓對方知道,通常爆發的時候,往往是紙包不住火、或發生危機的時候了。

這時候雙性戀的伴侶可能會覺得悲傷、在信上面被背叛、覺得自己自尊受損,或者是會質疑這個關係到底值不值得,難道過去都是假的嗎?其實雙方都會有所失落,包含經濟上的安全感、家庭、房子、還有婚姻地位等等。

老實說伴侶治療沒有辦法做什麼事情,只是讓大家可以比較有同理心公開的討論這件事,畢竟,很多人感覺和需求都還沒有好好澄清之前,就分開了。不過,有些人一起經歷過這樣的討論,反而讓他們的感情會更加強壯。有小孩的伴侶也可以把小孩一起納入考量。

延伸閱讀

Tunnell, G. (2012). Gay male couple therapy: An attachment-based model. Handbook of LGBT-affirmative couple and family therapy (2nd ed., pp. 25–88). New York: Rout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