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阿,這部電影很好看,我每次看都哭。」
阿爸跟我說,可是我得趕去上課,沒辦法看完。
(還沒看過的人請看完再讀這篇)

終於在稿件告一個段落的晚上,我從Youtube上看到了這部《夏天協奏曲》
看完之後,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許久,感觸多得快要滿出來。


我變得不知道,究竟癡情的等待是對的,還是走出傷慟另尋新歡是對的?

我不清楚為何只是一個仲夏的邂逅,卻可以承諾一輩子的愛情?

而同樣另一個夏天的相遇,卻無法再締造相同的激情?

原來一個人心裡只能住進一個人,在他完全搬走之前,身邊的人除了等待,也只能等待。

但我更不懂的是,如果說等待是一種美德,那為什麼這麼多人,等得這麼痛苦?

我們嚮往夫妻魚的忠貞不渝,嚮往栗喉蜂虎海枯石爛的承諾
所以每一段癡癡的等待都變得淒美

小青說:「能夠犧牲一切去愛一個人,是很幸福的。」

可是實際上,那年夏天的她只是被吸引而已。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阿寬那裡。
於是一年後,她帶著自己也不清楚的模糊的喜歡,連同阿寬一部分的感情,埋葬進金門山崗的紅土裡。

看來,人總是會嚮往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阿。
正因為我們沒有辦法犧牲一切去愛一個人
正因為我們無法如栗喉蜂虎班地信守承諾
正因為我們不能像夫妻魚一樣,一生一世的一直愛著跟隨著,
所以我們才期待,期待著一場又一場浪漫至死相守的戀愛。

人類畢竟是連續單偶制的動物,
我不知道,年紀輕輕的阿寬,還能在小青的墳旁守候多久
我也不清楚,愛上阿寬的小靜,能一直喜歡那個心裡已經住著她姐姐的阿寬多久
我更不明白,為何所有的故事裡,總是有一個不被愛卻又苦苦等待的配角沙蟲。
那他們的等待又算些什麼?


如果小青沒有過世,一年後的他們舊地重遊,美好的回憶會不會又褪色許多?
他們難道不會像一般的遠距離戀愛一樣,隨著幾個季節的分離而終致分離?


「大家都是過客,沒有人會留下來。」阿寬說。

多年以來,我一直在害怕失去一些東西。
可是這樣的害怕、這樣的退縮,卻讓我像阿寬一樣,失去更多。
或許總有一天,我會因為沒有敞開心胸去好好地去愛一個人,而感到後悔
但在那之前,我知道,還需要一些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