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常常有人問我說逃避依戀的人要怎麼靠近,每次我的回答都是一樣的:「需要時間和空間」。身為一個逃避依戀的人,你越是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我就會越是覺得不自在,你越是想要親近我就越是覺得想要退縮,奇怪的是,當你不注意我的時候我覺得比較自在舒服一點,就會願意靠近一些。以前我一直覺得我很難搞,直我遇到了這隻貓,霸霸。

遇見霸霸是一個特別的緣分,本來我們想要領養另外一隻貓蛋堡,可是中途之家的媽媽說她想兩隻一起送,希望我們可以暫時中途這一隻雄性的貓咪霸霸。所以他就「暫時」住在我們家,成為我們家唯一的雄貓,並且隨時懷抱著可能會被送走的可能。記得那時候他(透過寵物溝通師)這樣說:

我想當一個家裡面唯一的、或者是第一隻貓咪。這個家裡面有太多味道(加上他總共五隻貓),地盤都被佔走了。

(左起:霸霸、咪寶、蛋堡)

這段時間我們也曾經找能夠領養他的人,但一來他的年紀已經不小,二來他其實很難信任別人,又有攻擊性,要領養他其實是一個考驗。所以他住在天花板住了一陣子之後,終於願意出來和其他的貓咪一起生活。不過大部分的時候,他就這樣坐在窗邊望著窗戶外面的景色,有些時候是看著電線上的鳥,若有所思地看一個早上。

他是我們家唯一沒有項圈的貓,因為不管幫他戴上什麼項圈都會很快被他弄下來,我一開始很氣餒,很怕不見了就會找不到他,但後來有幾次我們家的門忘記關好(我在晾衣服的時候),他也並沒有跑走,我才發現,他正在用他的方式漸漸適應這個家。

不喜歡被綁住的人

有一天我在他旁邊和他一起看著項圈,淺藍色的我在寵物展買的,特別幫他挑的顏色,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幫他戴上的項圈某種程度上面就是承認他是我們家的一分子了,對於一個害怕承諾、害怕過度親密的人,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我手上拿著項圈,他看著項圈伺機準備要跑走,剎那之間我突然懂了一件事:我自己都不喜歡被別人綁住,我又和德何能去綁住他?如果他喜歡這個家,他自然會留下,如果我硬是要讓他留下,他反而會覺得壓力大。

漸漸的,他開始願意爬到我的床上。有些時候把兩隻手折起來趴著,有些時候我一靠近他就跑走了,每次看他跑走我都會會心一笑:真是一隻逃避依戀的貓,只有我能靠近你,你不能靠近我。但有趣的是,當你不逼迫他,給他足夠的空間,讓他適應有你在的地方,他反而能夠漸漸覺得安穩,找到跟你相處的距離。

今天下午,他在我們的床鋪上睡覺,從他睡著的模樣,完全無法想像半年前我的手掌還被他給抓傷,無法想像他一來的時候是多麼的防備、多麼的退縮,現在他可以安穩地躺在你旁邊的角落,但你有任何的移動,他都會赫然驚醒然後迅速逃跑。

過往創傷的彈跳效應

記得我在其他的文章有提過,小時候我因為生活習慣不好,經常挨罵,每次我坐在書桌前面爸爸叫我的名字,就會整個人跳起來、擔心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事。

霸霸的逃跑讓我想起了自己也是這樣的,現在如果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也可能會突然的跳起來,並不是因為我對那個人害怕,因為身體已經記得了這個傷。

當我靠近霸霸的時候他會逃跑,我都很挫折,好像一輩子我都無法靠近他一樣。但後來我今天發現,他恐懼的可能不是我,而是過往的創傷經驗讓他有反射的動作,當我不再去追逐他,給他習慣的距離和空間,他就會在我不注意的時間,默默地靠近。建立關係需要耐心,而且在培養這個耐心的同時,我也在他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

儘管我很清楚在這個家裡面跟我最要好、而且我最愛的是咪寶,可是霸霸仍然提供我很不同的學習。他讓我學會有一種親近,是以疏遠和距離為前提。當我們透過這個距離滿足了一些熟悉,關係就會在不知不覺當中建立。

對焦慮依戀的人來說,經常會希望這個關係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不論是彼此的狀態,或者是對方愛不愛你——就像是我會希望給他戴上項圈一樣。當然,能夠找到彼此的平衡點是很好的一種討論,但如果對方還沒有準備好這麼樣一種安穩,或許不急著去確認這段關係,反而能夠讓關係繼續。當然,愛情跟貓咪畢竟還是不同的。

如果你已經等待到自己都覺得委屈,可能要好好考量這段關係是不是值得你繼續。

一段關係最珍貴的地方往往並不在於對方要不要跟你在一起、順不順你的意,而在於你有沒有辦法從這些相處和互動當中照見最真實的自己、看見你的恐懼、了解什麼是自己永遠無法妥協的東西。

或許感情跟霸霸不同的地方在於,不是所有的等待都能夠換來一個真心相愛,但當你願意給彼此的允許較多,說不定就能在彼此生命的創傷裡,開出花朵。

接著看第三集

喜歡這篇文章你可以

  1. 喜歡:★★★按拍手啪啪啪啪
  2. 很喜歡:★★★★分享給你朋友,讓他們都看看都瞧瞧
  3. 敲擊喜歡:★★★★★順手街口支付,贊助咪寶食物(打開街口支付,輸入901020194贊助3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