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的人,總是看見自己沒有的,而忘了自己擁有的。」

有一天我的督導跟我說,他說來求診的焦慮症患者常常都是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我想想自己也是如此——害怕自己什麼沒做到、什麼沒做好,給自己設立過高的標準。萬事都要做好做滿的情況下,雖然帶來了一些成就感,但也經常忽略了自己的身體。

「所以該怎麼辦呢?」我問督導,他沒有回答我,他總說我是一個四處尋求答案的人,所以也很習慣給大家答案,這樣做並不是不好,只是有的時候當事人早就清楚答案在哪裡了。他們真正缺乏的,往往不是答案,而是勇敢。

那什麼是勇敢的「不做好做滿」呢?我想了很久,後來發現一個許多書都建議的方法(結果最後還是靠翻書啊)——幫自己的生命留白。

所以我就做了一件事情,練習讓自己耍廢一個早上(本來想要耍廢一天的,後來發現太難了)。整個早上就什麼事情也不做,在床上翻滾來翻滾去、打開暗黑破壞神3打了幾個寶物、偶爾去吸貓一下(謝謝美寶),吃著自己煮的難吃的午餐。

沒有特別做什麼「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感覺真的蠻不習慣的,好像一隻米蟲,覺得當一個廢物好難,因為當你沒做什麼的時候,內心那個鞭策自己的聲音很快就會跑出來。

直到晚上直播完回家,我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要練習當一天的廢物了。

「因為你本身就是存在的理由,你不需要變得更好,也已經夠好了。」

當我們汲汲營營在追求點什麼的時候,其實某種程度上面是很害怕這樣的自己是不夠好的。可是如果你可以欣然接受自己當下的狀態、允許自己休息,或許也是一種疼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