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不可以不要什麼事都只想到你自己,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我為關係付出這麼多,為什麼你在做決定的時候不想想我?」

你在電話這一頭大聲的嘶吼,他在那邊只有默默承受。

為了緩和彼此的情緒,最後他還是承諾,下次會改過。

「我不想又再為了同樣的事情跟你吵架。算了我要睡了…」

當然下次到了,他可能還是沒有改過。

於是你抱著抑鬱的心,將頭塞在棉被裡,你想解決問題,但對方似乎沒有這個誠意。

但一種可能是,他很也想替你想,只是他每次想的都和你不一樣。

「我以為你會先睡…」

「我以為你知道我今天會來找你…」

「我以為你也想跟我一起參加我朋友的生日會,誰知道你會不開心…」

幾次以後,你發現他的以為,也只是他以為。

長久下來,付出多的一方開始覺得無力,忍耐,想結束關係又覺得捨不得。

「他那麼壞,你為什麼還願意百般退讓,繼續待在關係裡?」

「因為對我好的時候真的很好,他很愛我。」幾次晤談後,這是最常聽到的答案。

這不是很矛盾嗎?他很愛你,卻又不重視你的需求?

消解這種矛盾的一個原因是,他的行為看似愛你,但背後的動機卻是為了自己。
(Kelley, 1979; Kelley & Thibaut, 1978)

他來接你,擁抱你,一部份當然是因為想你愛你,但或許,是因為他更擔心別人搶走你。

他每天晚上在你耳邊說我愛你,但眼睛卻放在電腦螢幕上,敷衍的給你晚安親親。

(事實上這句話本身具有強烈的正向效果,你可以自己在家裡閉起眼睛
說「我愛你」3次,然後感覺胸口的溫度,引自兩岸論壇口頭論文:汪坪,陳柏臻,張瓊文,楊士融&劉軍廷,2009)

(為什麼他總是打來跟我討晚安?有關晚安的秘密,可以參考此文章。)

他或許在爭吵後抱緊你說下次不會了,你也曾經相信他,兩個人相擁痛哭流涕。

但事後你才發現,他似乎只是說說罷了,根本沒有心要改。

這裡必須區分一件事情:

感受到愛=\=對方正視你的需求

你不能因為他昨天還親你抱你吻你,就認為他應該最終會聽見你要的東西。

以演化論觀點來看,人們因為是需求愛的動物,我們很容易感受到愛(Fisher, 1986)。

不過遺憾的是,許多時候我們感受到的愛只是一種假象,真正的問題從未被解決。

這就是為什麼有時我們因為感動沖昏了頭而在一起、飛機上告白成功比較容易

你之所以願意忍耐,之所以猶豫不離開,是因為相信對方還愛你,還有機會改變。

於是把對方看似愛的行為錯誤歸因成他還是重視自己的需求。

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後,你開始懂了,開始懷疑是否已到了自己的底線。

有些時候,我們覺得對方不僅沒有把我的需求聽進去,

更氣人的是,他似乎沒有「把我的需求聽進去」的誠意。

然而,這句話可能只有前半是對的。

在爭吵的當下,他可能試圖站進你的鞋子裡,但這個試圖可能是失敗的。

有時你甚至納悶,「聽見我的需求」有這麼難嗎?

答案是,對於某些人來說,的確不容易。

「你跟她走這麼近的時候,有沒有考慮到我的感受?」

之前的女朋友在出遊時這樣跟我說,眼眶很紅,責備我,她也很難過。

「有阿,不過我覺得你應該會信任我。」

當然事後才知道,這果然只是「我覺得」。

信任是維持關係的重要成份,但只有信任是不夠的。

信任的基礎立基於關係雙方的特質與情境,

除了有些人一般信任本來就比別人高之外(邱文澤,2009),

更重要的是,生活中的一些細節與行為,是否容易讓對方信任你。

「你說你喜歡看正妹,喜歡清涼的穿著,她的服裝又符合你胃口,

我當然相信你,但我還是會不安、難過。」

 她的歸因可能是錯誤的,但造成他錯誤歸因的我,讓她沒有安全感的我也有責任。

只是,在衝突發生那一剎那,哪能想到這麼多後設認知的部份(Meta Cognition)?

於是,衝突發生後我們常常選擇讓時間淡化一切,

殊不知時間也把彼此的感情淡化了。

「我家那口子今天又跟我吵架了,真搞不懂她。」

「唉,女人都嘛這樣。賣供家ㄟ啦,來喝酒喝酒。」

這裡除了嚴重的以偏概全之外,還有一個更糟糕的問題,那就是從未正視問題。

他也納悶,只是一件小事情,你為何看得那麼重要?

「要是我是你的話,我才不會想這麼多呢。」

當對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表示對方雖然想爬進你的鞋,卻還在你鞋子外面。

於是你可能會去看一些書,書上就告訴你,是因為他沒有同理心。

於是他可能也去看一些書,書上就告訴他,要能夠同理你的感受,關係才會長久。

但是「同理」這件事要怎麼達成呢?

如果「同理」這麼有用,為什麼許多人仍無法「換位思考」?

一個原因是,在衝突發生時對方的激烈話語,常常使自己自尊或信念受到威脅,

視野變得狹窄,忘了要同理對方,只想防衛自己。真正想同理時,卻又缺乏練習。

(Rusbult& Zembrodt, 1983)

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自己自尊受到威脅時,仍願意同理對方?

研究顯示,真正願意經營關係的一方,願意花更多心力同理對方(com
passionate goal),

找到並改善自己的缺點(Crocker and Canevello, 2008)。

那如果我不是compassionate goal 高的人(關愛自己與別人),而是self image goal高的人(關注自己、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怎麼辦?

面臨衝突時,人類醜陋自私的一面更容易展現,

有時甚至懷疑自己,怎麼會愛上這樣的人?

以前我很討厭衝突,後來才知道衝突是兩面刃(Rusbult and Zembrodt, 1983)

它可能是關係轉變的契機,也可能是損傷關係的開始。

處理得好會上天堂,處理不好卻可能再也不能住套房。

先前寫了許多文章都沒有提及方法,

那是因為心理學家(尤其1970年代以後)普遍相信:態度比行為重要

所以這裡提供幾個處理衝突時,「牽涉到態度的方法」給大家參考:

1.以「同理句」開頭:(Ciaramicoli, 2009)

「你一定覺得很難過吧…」

「我能了解你的感受…」

「你是不是覺得…」

「對不起,因為我的原因讓你覺得委屈…」

儘管你當下其實不是很能了解對方的感受,無法理解對方為什麼生氣,

甚至覺得自己更為委屈,覺得對方在無理取鬧,也請先試著這樣說。

因為光是看著對方的眼睛說這些話,就足以讓對方感覺到他是被愛的。

一些書就寫到這,然後你照做結果失敗,

然後開始一邊翻書一邊懷疑自己是不是眼睛看他的角度不對,是不是語氣不對…

最後終於後悔自己花300多買這本書。

為關係努力,最終仍然失敗的重要原因是

你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做,甚或只是為了討好別人。

以「同理句」開頭,也只是開頭。

這樣的開頭除了讓對方感受到愛,說這些話的意義其實是:

a. 一邊說著的同時,一邊想想對方的處境,對方的個性,

想想對方會這樣想的原因,就會漸漸有一點感覺了(你可以試試看)

b. 沒有一個人會無緣故的做出傷害伴侶的行為,對方會發飆會情緒化,

一定是他某部分需求受到壓迫。試著了解並找到這個需求,

你會發現,生氣或不滿的情緒會漸漸轉成同情與不捨(如果你還愛他的話)。

例如,正因為她是一個在意別人對她看法的人,你更該協助她走出這個魔障,

而不是一昧的告訴她「你想太多」,因為她也知道

她就是無法「想少一點」,才覺得苦惱。

2.以「我們」代替「我/你」

「我和他的關係似乎遇到了瓶頸…」

「我們的關係似乎遇到了瓶頸…」

兩人關係產生一些問題時,你會怎麼與你朋友說呢?

上述兩句話看似一樣,但以前者的方式說出口的人,關係比較難以維持,滿意度比較低

(Acitelli &Antonucci, 1994; Scott, Fuhrman, & Wyer, 1991)

天阿,只是幾個字不同而已阿?

語言是一種無意識的態度展現,在衝突的時候我們更常說出一些不加修飾的話,

研究顯示,在衝突時使用較多「我/你」字句,使用較少「我們」字句者,

較無法適切地解決問題,感覺彼此親近性降低,只關注到兩人異見的歧異性,

採用較為分離(separate)的觀點看待彼此的關係,也有較多的負向情緒,更糟的是,

更容易罹患冠狀動脈心臟病

(你可以回去看第一段的文字,發現了什麼?)。

(Sillars, Weisberg, Burggraf, & Wilson, 1987,Fletcher, Fincham, Cramer, &Heron, 1987;
Sillars, Burggraf, Yost, & Zietlow, 1992; Buehlman et al.,
1992; Carrere, Buehlman, Gottman, Coan, & Ruckstuhl, 2000;
Pennebaker et al., 2003; Seider, Hirschberger, Nelson,& Levenson, 2009,)

因為,當使用「我們」的時候,會感覺到彼此是一體不分離的,

而這樣的感覺使自己更滿意彼此的關係(即使是在衝突中),

更有勇氣與能力去面對、解決問題。

例如可以做這樣的改變:

「你要我怎麼辦?」→「我們一起來想辦法吧。」

「你為什麼一定要跟我做對?」 →「我們雖然有些爭執,不過我們一定可以解決的。」

更重要的是,在說出「我們」的同時,也不知不覺地把對方的感受納入考量。

如果可以把反詰語氣(通常會激發情緒)改成肯定語氣就更棒了。

3.以ABA三明治法處理衝突

之前談過處理衝突時,要先處理情緒(陳皎眉,2007),但不能只停留在處理情緒。

爭吵的一開始,彼此需要的是安撫與擁抱(A),但是不能每此都只有擁抱

接著擁抱的下一步是,異中求同(B)。

「你剛剛說不喜歡我與別的男生單獨出去,

我知道你很擔心我,不過偶爾我也想…」

「不過」後面接的話雖要有勇氣,卻也是非常重要的。

關係中若是對彼此不滿,卻又因為怕傷害關係不願意說(稱為情緒表達衝突),

其實最後傷害關係更深(李怡真,2007)。

「既然你不喜歡我這樣,當初為什麼不跟我講,到現在才一次翻舊帳?」

「因為我不想傷害我們的關係,我以為你會改,誰知你一直沒有改…」

試想,你去家裡附近很熟的早餐店說:「老樣子!」

他的確送來了「老樣子」,但「老樣子」吃久了也會膩,
最後你不太愛吃了,想換口味。
但每次店員送來「老樣子」時,你還
是默默地吃完了。
然後你再萬探:我以為他會改,誰知他一直沒有改…

這樣做對彼此的關係公平嗎?

最後,還要表達「儘管我們有所爭執,但我還是愛你,愛全部的你。」(A)

說得簡單,兩人在氣頭上要怎樣愛對方?

提供一個想法是:

如果可以進行至此(經過前面AB階段),

表示至少他願意與你一起面對問題,而不是逃避

光這樣的勇氣就十分可嘉了,從這一點開始愛他。

摘要一下,多用「我們」與同理句開頭,表達自己的看法但別急著否定對方,

最後再一次的肯定對方這個人,安撫對方受威脅的自尊。

許多時候,我們發現兩人之間有些意見不合,就開始考慮兩人適不適合

而忽略了相愛本身就包含對兩人歧見的包容

正因為你與我如此不同,我才能認識新的世界與價值觀

你也才能在我每次陷入思考困境時,拉我走出死胡同。

況且在我們發現「自己竟然能夠包容與同理對方的想法」時

會很明顯地感受到自己在成長,而那種正向感覺是難以言喻的。

<註1>本篇有關需求的部份,可以估狗「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註2>如果你覺得你已經讓步夠多,在這段關係都是你在付出,懷疑繼續經營關係是否值得,可以估狗「是否該繼續下去?
<註3>研究顯示所有性別差異的推論都不及個別差異大,文中她他妳你均可視為隨機安排。
<註4>相關研究僅描述平均值,尚需考量個別差異(Sharon, 2009)。
<註5>福伯論文與量表下載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