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我倏地想起端午節這個特別的日子。

「我們什麼時候認識的?」我穿著公會的黑色長袍,問坐在魔法飛毯後座的她。

 

「划龍舟。」妹妹回答。是阿,那是許多個晴朗的午後,妹妹穿著綠色夜光長袍,在河谷邊一起與我渡過考完試後放鬆的日子。我在政大綜合大樓的樓下等熊耳兔,一邊啜著伊果咖啡,一邊用手上的筆電在划龍舟。

好快,真的。

 

我買這部筆電一年了,畢業一年了,認識妹妹一年了。

 

一年中,有些事情開始,有些事情結束。

記憶裡,總是不想開始的事情開始,不願結束的事情結束。

不過關於跑步,我想說的其實是…

「雖然一路跌跌撞撞,快樂憂傷,總還是含淚是連滾帶爬地走了過來。」

雖然,後來的日子裡,我因為忙碌而鮮少上線,不過思念的心不變。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想如果我還活著,每天都會上線吧。」妹妹說。

當然,在後來的日子裡,她並沒有天天上線。不過我也沒有,所以也無法責難她。

承諾這種東西,真的很容易打破;而人的關係,也很容易疏離。

 

望著桌上兩顆相依偎的粽子,不禁想起這些糯米的相遇,相知,相黏,然後變成大便。

「你後悔嗎?」我在南館廁所裡,凝視著水面問他。

他沒有回答,一動也不動,沉靜地像是深夜夜行館裡的貓頭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