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又到了,在做歲末整理的時候,你有捨不得丟的東西嗎?你知道你的這些「捨不得」,除了蘊含著你的回憶之外,或許還有其他的意義嗎?

這幾天我在整理家裡的時候翻到了一頂毛帽。去年我去遊戲橘子做企業演講的時候,有一個夥伴帶了這個帽子,上面寫著「Bad hair day」,我當時問了他這個帽子怎麼這麼有趣,他說那個帽子的功用在於,當你不想要整理頭髮,或者是無論怎麼樣整理,頭髮都不聽話的時候就可以用,我覺得很酷,所以就跟他問在哪裡買的,手刀到蝦皮下單。

不知道是因為品質的問題,還是我使用方式的問題(我是一個對待物品跟對待自己都很暴力的人XD ),用不了多久帽子頭頂就破了一個洞,一直想到有什麼好方法可以修補(這是毛線做的,所以如果你用針線手工縫補的話是不會成功的),直到我最近回來家,才感覺到——很多時候你需要的東西其實就在你身邊,只是你選擇不去看見

最近把一些我的書籍和模型搬到我老家的頂樓模型屋,上次有機會回家幾趟,詢問在做衣服的嬸嬸,她跟我說用考克車一下就好了。再隔幾天回到家裡,這頂帽子就加新的一樣躺在我的床鋪上,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卻有一種內心被縫補起來的溫暖(你看上面的十字部分,多麼牢靠啊!)

對待物品,就是對待自己

先前說過我有十隻滑鼠,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有一個奇怪的信念:所有的東西都是不會持久的,所以東西壞了或者是不見了,再買就好了。感情也是一樣、人際關係也是一樣,沒有什麼是永遠不變的,既然什麼最後都會離你而去,不如就看開一點斷捨離。

所以當有一樣東西不見或者是壞掉的時候,我的做法是「立刻去買下一個」(所以我有四台筆記型電腦XD);某種程度上,這跟我對待人際關係的逃避依戀有點像,心想既然你背叛我,那我也背叛你,來呀,我又不是塑膠做的!當舊的東西找到了,或者是隔一段時間我心軟的時候,就會想要把舊的給修復,修復的時間跟金錢甚至可以再去買一台新的⋯⋯一直到今天拿到嬸嬸這個修補好的毛帽,我才頓悟到一件事情(下面節錄今天我跟阿樹的對話)*

「阿樹我跟你說喔,我今天拿到嬸嬸幫我縫好的帽子耶!」

「是喔,感覺怎麼樣?」

「感覺很棒耶,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好好的被這樣對待。」

「噢?」

「我以前總是覺得,我只值得些破破爛爛的東西,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潛意識裡面很容易把好的東西給弄壞,讓它能夠『配』得上我。只是我某種程度上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只有這樣的價值⋯⋯所以很快就會去買新的東西。然而當舊的東西再次出現在我面前,我又會有一種捨不得,覺得這個物品跟我一樣好可憐,所以我會用盡一切方法把它修復到可以使用。可能我也希望被這樣好好的對待吧?」

只講了一小段,我就突然想上廁所,所以就跟阿樹說再見,可是這一小段的對話,卻讓我感動萬分,原來我對於這些物品的隔離與心疼,也是對於自己的隔離與心疼。可是今天,嬸嬸修補的這頂毛線帽,卻點亮了我內心的一些什麼。原來我跟這頂毛線帽一樣值得被愛

六個問題,測試你如何看待失去

事實上,你對物品的種種執著,也反映了你對愛與被愛的感受。然後我想要送大家三個自我反省的問題,或許你可以從這些隱喻當中,看見在人際關係裡,對於「失去」的因應方式:

  1. 如果你弄丟/弄壞了一件東西,可是這個東西又是你經常會使用到的,你會怎麼辦?

  2. 什麼是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東西?(你可以列舉幾個,然後再把它分類),哪些東西你弄丟/弄壞了會非常非常的心疼?

  3. 如果別人把你的東西搶走了、弄丟了、弄壞了,你會怎麼反應?

你可以在手機或者是紙上記下這三題的答案,然後準備好之後再往下看。

  • 如果把上面的題目當中的「東西」換成「關係」或「愛情」,再看一下你剛剛寫的答案,不曉得你有沒有什麼發現?

  • 你覺得你對待心愛物品的方式,跟你對待重要關係的方式,有沒有什麼一樣或者是不一樣的地方?

  • 你對待心愛物品的方式,跟你對待自己的方式,有沒有什麼一樣或不一樣的地方?

走過這六個問題,或許你可以看見一些以往你不曾注意的東西。就像我這幾次的回家,每一次整理物品、每一次修補好一個東西,都覺得自己跟家更靠近了一點。你和物品的關係,也是你和其他人的關係;你面對物品的方式,更是你選擇抓住或者是放走回憶的方式;而且一切的一切,都和你覺得「自己值不值得」有關。可能在但心裡,有一個好渴望好渴望回家的你,或許像是破舊的毛線帽或娃娃、或許像是陳年的有線滑鼠,等待被看見、被擁抱、被修復。

所以,今天就利用這個練習,回家吧。不只是回物理上的那個家,也回你心裡的那個家。

(本文首發於女人迷海苔熊專欄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