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著眼淚一口氣讀完這本小說。我希望自己的一生也能談一次這樣的戀愛」

──演員 柴崎幸(催淚主題曲存在かたちあるもの)。

回到台北之後,我一個人躲在房間看「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貓咪蜷曲著身子坐在我的旁邊,有毛茸茸的手掌遮住自己的眼睛,沈地睡著。這本曾經翻拍成電視電影、轟動亞洲日劇的小說,其實很想知道片山恭一是如何在短短兩百頁左右的篇幅,寫出一本膾炙人口的小說(以下有雷)

花了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仔細閱讀之候發現,那些真正能夠打動人心的小說,尤其愛情小說,不過是在消費青春和遺憾而已。
面對那些已經失去卻無法再現的回憶,光是腦補和回味,就可以消耗掉許多的時間。約定好一起去看階梯上的繡球花、荒島樂園的純愛探險、臨終前在病房的陪伴、過世之後與骨灰一同的旅行,每一頁都夾雜著回憶的重量,卻又每一頁都隱含著被拋下的失望。
從仙劍、第一次親密接觸、那些年、我可能不會愛你、十六個夏天、等一人咖啡、我的少女時代、甚至是這本「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等等賣座的愛情劇,都有一個共同的因素:他們都在消費錯過、都在描述一種不勇敢的追求,而且那些錯過的人,不是病了、死了就是離開了。或許某種程度上,這故事同理了我們在愛情裡面的害怕受傷,與不夠勇敢。
 
只是,在愛情裡,美麗的都是錯過,將就的都是結果電影、電視總是只拍前半段,卻不知道當初的錯過如果真的開花結果,有一天也可能會變成一種將就。
「到底哪一種比較幸福呢?選擇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生活,還是和別人在一起,然後心裡默默的思念著那個人呢?」書中女主角亞紀,抱著小朔祖父情人的骨灰,側著臉問小朔。他不假思索地就回答:當然是和喜歡的人一起生活阿!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我問自己。

 
或許,只有在深深地愛過一個人之後,站在世界的中心去感受那種曾經擁有卻又終將失去的痛,才能逐漸看清,能夠留下的是什麼,以及能夠帶走的,是什麼。
  • 「我在沒有她的世界活了17年。」 –松本朔太郎
  • 「這不是因為我傷心,當我從17年前的夢中,回到17年後的現實世界,有段非跨越不可的鴻溝,我無法不流一滴淚,就跨越這條鴻溝。」 –松本朔太郎
  • 「我一直在等待著,我一直在沒有你的世界,等待著朔的誕生。」 –廣瀨亞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