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這一顆真心,請你好好的對待我。」男主角康納說。但兩人最後還是走向了陌路。青鳥和我不解的走出戲院[1],等待另一視角的「Her」開始。

每次離開,都是為了回來,或者說,找一些什麼回來。就像女主角伊蘭諾的父親所說有時候悲傷太過遙遠,聽不懂本地人的語言面臨失去所愛的時候,或許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好好的讓自己站起來。離開這個地方到遙遠的地方旅行、不去想這些事情投入其他的活動和工作、見見家人朋友、說一些言不及義的話等等。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他人或許可以給予一些陪伴和啟發,但最終我們還是需要時間,自己去接受這份失落。」青鳥說,偷偷把甜的爆米花都吃掉。

常有人寫信來問我:他走了,留下我。為什麼這麼殘忍?為什麼都不聯絡?為什麼,連朋友都當不成?

其實這些為什麼,要的從來都不是那些答案本身,而是希望留住他,或是留住彼此美好的回憶曾經。

或許間隔一些空間和時間可以讓彼此都看清楚一點、或許兩個人都能夠自己先好好站穩之後,還是有機會重新建立自己和其他重要他人之間的關係。畢竟只有在站穩自己之後,才能繼續往前。

「可是,就算接受了這個事實,受過傷的我們,還有可能再重新愛上彼此,或是愛上別人嗎?」我說,分開以後最難好的其實是:不敢再愛了。

「從前你問我說,如果每一段開始都註定了失去,那為什麼還要在一起?那個時候我沒有辦法好好回答你,但這段時間,經過一些波瀾,當然也重重地受了傷,我學會了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正因為我們終究沒辦法控制別人、沒有辦法替你愛的那個人做決定,所以我們才要更珍惜自己的決定。畢竟,我們甚至無法知道,怎麼樣的決定是好的、怎麼樣的決定對彼此的關係是有幫助的?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替自己做決定,如果連這小小的權利都放棄了,那不是很悲哀嗎?」

「可是,想在一起,卻又害怕受傷;想只當朋友,卻又不甘只是朋友……

「當你猶豫不決的時候,你可以問問自己,跟他在一起的你快樂嗎?」青鳥說,把爆米花放進塑膠袋裡面打一個結。

「快樂阿,但正因為很快樂,我們才害怕跨出一步,這樣的快樂會蕩然無存……

「或許你可以這樣想,我們都是隻身來到這個世界,也隻身離開這個地方。所有人願意給你的、付出的、在你身上所花的時間和精力,其實都是多給的。他們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做,他們可以把這些留給其他的人,可是他們選擇了你,儘管並不見得是永遠。」青鳥說,眼光迷濛地看著遠方。

畢竟很殘酷的一個事實是,沒有人可以永遠無怨無悔的陪在你身邊。不過我們還是可以覺得感恩,謝謝他們在生命當中曾經陪我們走過這麼一段,曾經無怨無悔,曾經真誠相對。此去經年,或許重逢,或許就此錯過無緣,但偶爾想起的時候,如果嘴角還能有淺淺的微笑,那就是最美的永恆。

[1]本片分成兩種視角拍成兩部,男生的觀點是「因為愛情:在她消失以後(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Him)」,女生的觀點則是「因為愛情:在離開他以後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Her」。預告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