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介紹的物件是這個!

彼得潘~

花編這陣子參加了「大塊樂高積木」(duplo)的活動(雖然都是挑選物件、也會用到隱喻跟象徵,但它和沙遊的理論背景完全不同,詳見文末),現場都是超級大的積木,其中我覺得這隻彼得潘跟我特別有緣份,所以就選了他、還選了一隻大嘴鳥在樹底下陪他。

別看他笑得很開心的樣子,大家知道彼得潘的故事嗎?

其實是一個(自以為)被拋棄的孩子的故事。大家都說彼得潘是不想長大的孩子,可是實際上,他又照顧了夢幻島(Neverland)上面所有的小孩,在那裡的小孩永遠不會長大變老,看起來好像很好,但卻也隱藏著一種悲哀。

彼得潘的故事

下面兩段或許是你完全沒有聽過的,彼得潘的故事。

「巴里是彼得潘原始故事的作者,彼得潘的形象部分來自巴里的哥哥大衛。大衛在他十四歲的生日因為溜冰意外死亡。在他父母親的心目中,大衛永遠是個小男孩。」

不只作者的哥哥有一段辛苦的悲劇,故事的情節開始,其實也是一個悲劇。

「彼得潘在嬰兒時就離開了家。一段時間之後他在家的外面觀看,發現窗戶關著,房子裡有另外一個嬰兒,彼得潘認為他的父母已經不要他了,因此就沒有再回來。」

——取自維基百科

一個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而逃離家庭孩子,看起來成熟、看起來可以獨立自主照顧所有的人,但其實心裡,還是渴望當一個小孩。

小飛俠的美麗與愛愁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彼得潘的其中一個原因吧。彼得潘在樹木的最頂端,飛得又高又遠,但他同時也希望跌落的時候,有溫蒂、小精靈丁噹、或者是鸚鵡可以接住他。

你也是受傷的彼得潘嗎?其實,每一個傷口裡面都蘊含著正向的力量。之前憲哥說,憂鬱症換個角度思考就好,我覺得他出發點是好的,但老實說對於陷入負面情緒的人來說,的確很難。不過,當我們容許負面情緒一段時間(就像前面的兩個悲劇)之後,或許可以把悲劇,在適當的時機,轉化成另外一種創造力。

是的,悲劇還是在,但力量同時也在。

對於彼得潘來說,他的孤單和被遺棄感,讓他成為一座島的守護者,但他仍然需要陪伴、需要照顧,表面上看起來是希望溫蒂留下來照顧所有的小孩,實際上,是彼得潘內心的那個小孩,也想好好的被照顧。

你有什麼在很鬱悶、很傷心的時候,也願意用盡力氣,好好守護的東西嗎?難過的時候,找一個你的永無島,用自己的想像力在那裡自在的飛翔,然後找找看,在那裡是不是有你很想要留住的寶藏。

然後你會發現,其實你並不是「長不大的小孩」,你只是一個「在該當小孩的時候,沒有好好當過小孩」的人。

而現在你長大了,你可以好好的把自己,一口氣愛回來。

[wpvideo cZgoem5A ]

備註:德寶遊戲箱不是沙遊

有人可能會覺得,沙遊和德寶遊戲箱很像,但並非如此。我今天的體會是,「沙遊」跟「德寶遊戲箱」雖然都會用到「物件」,也會用到隱喻,不過背後的背景和理論完全不同:

  • 沙遊走得比較是潛意識的部分,用榮格與Dora的理論,常常會經過許多的陰暗、內在聲音的對話、矛盾,與轉化等等,目的是達到自性化、整合的歷程
  • 德寶遊戲箱則完全不同,它是走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 的路線,從頭體驗到尾,你完全不會感覺到任何不舒服的感受,幾乎都是開心、愉悅、感恩、有趣的經驗。但好玩的是,透過放大視野、不再聚焦在小的物件上面,以及連結不同的物件、創造不同的可能,的確會帶來更多的正向情緒(這一點跟建構擴展理論broaden and build theory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你也想嘗試看看心理治療,可是又害怕挖得太深、害怕在治療師面前說出自己太多的感覺,這將是一個可以嘗試的治療方式,在遊戲的過程中,你會體驗到非常多正向的情緒,光是關注的焦點不同,就可以得到和以往不同的經驗和體會(我的想法是,光明與黑暗都一樣存在,負面的部分並沒有消失,你只是轉頭看向正面)。

[wpvideo Mc5LawBL ]

附帶一提,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媒材的「組合」功能。

我是一個「拿到東西就喜歡把它組裝看看」的人,相較之下,沙遊物件幾乎是沒有辦法組合的(不過沙遊也提供了另外一種砂子觸感的功能),可是這個積木卻可以創造出各種組合的方式,而且,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不論是馬桶、飛機、橋樑、胡蘿蔔、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從這些簡單的積木當中組合出來。我自己的感覺是,許多的正向情緒、心流經驗就從這一個又一個的「變化」和「驚奇」當中,創造出來。真的相當好玩,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這裡來了解更多亞洲六色積木與遊戲箱。

關鍵字

#小飛俠 #彼得潘 #peterpan #peterpansyndrom #長不大的小孩 #童話心理學 #童話 #六色積木與玩具箱 #sixbricks #duplo #play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