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青鳥把Brené Brown知名的Ted影片給我看,我們兩個人都一邊看,一邊默默地哭了。有多久沒有辦法熱切地相信了?又有多久沒有辦法甘願冒著受傷的風險,去愛一個人了?有多久,把自己和自己的情緒隔開,不想再因為別人而崩潰了?

可是我們都忘了:「連結(Connection),是我們在這裡的原因。」

「當你問人們關於愛的故事時,他們會告訴你心碎的故事;當你問人們關於歸屬的故事時,他們會告訴你那些他們被排除在外的椎心經驗;當你問人們關於連結的故事時,他們會告訴你那些分離的故事。」

 「後來我發現,有強烈愛與歸屬感的人,與掙扎的人之間,只有一個可變因素──就是,那些有強烈愛與歸屬感的人,相信他們是值得愛與歸屬的。就這樣。」

 「他們有著承認不完美的勇氣。他們能關愛自己、對自己好之後,再對別人好。最後,他們都有著連結。這是困難的部份。就是真誠的結果。他們願意放下他們”想成為”的自己,為了做真正的自己、而為了與人連結,就必須這麼做。」

 「他們另一個共通點是:坦蕩的接受脆弱(accept vulnerability)。他們相信,脆弱讓他們更美麗。脆弱是必須的,於是他們願意先說我愛你、願意去做那些不保證有結果的事、願意在乳房X光檢查後深呼吸,等待醫生的回電、願意投入一場戀愛,不論結果好不好。」

 「我們生活在脆弱的世界裡,而我們應付脆弱的其中一個方式,就是麻痺脆弱感(numb)。但你無法『選擇』麻痺的情感。你不能說,我不喜歡悲傷、羞恥、害怕、失望等等,就去喝啤酒和吃香蕉堅果鬆餅解悶。要麻痺難過的感覺,就要麻痹憐憫、喜悅、與感激。當我們麻痺快樂後感到痛苦,當我們追求目標與意義後感到脆弱,只好去喝啤酒和吃香蕉堅果鬆餅解悶。如此變成惡性循環。」

 因為人生中許多美好的感覺,都來自與他人之間的連結。當你放棄了與人的真誠連結以避免受傷,同時也放棄了真實的快樂與歸屬。

 我們害怕失去、害怕拒絕、害怕自己看起來很糟糕。可是這些脆弱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每一次的失去、拒絕和糟糕,你都歷歷在目。而每一次抗拒這些脆弱,反而讓自己更脆弱。這就是為什麼你一直以來都害怕付出愛,一直很謹慎地不讓自己受傷,但也越來越不快樂。

 「當我們恐懼時,表達感激與喜樂是很痛徹心扉的。於是你問自己:我真的能這麼愛你嗎?我還能熱情地相信嗎?我還可以如此勇敢嗎?。停下來,別把一切想的太糟糕,然後告訴自己:我很感激,因為會感到脆弱,代表我還活著。」

 「這些孩子雖然愛得不成熟,但讓我最羨慕的,是他們每一刻都愛得很真誠。不管對方前科累累、不管中間經歷多少分合劈腿、甚至不管他們平均交往時間不到一個月的事實。但至少每一刻,他們都願意在對方面前,呈現自己的脆弱。」前陣子我和夥伴聊到幾個孩子,我突然發現,他們甚至比我勇敢很多。

 真正的愛是即使知道這段關係不一定通往永恆,不一定有保證,卻還是願意(Willingness)去相信,去嘗試,去,一起握著手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