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害怕

「我希望我們家變有錢,這樣,我就可以不用打電話跟媽媽要錢。」他笑著說,臉上帶著一點尷尬。爸媽離婚的這些年,借酒澆愁的爸爸 [...]